鸣霜malowl

欧美圈路人
偶尔割肉产粮

盾铁,EC/CE,锤基,超蝠,福华(BBC,原著and大腐)
各种守望先锋
刺客信条
WOW的二傻子x养猫的副官,
Lothar x Khadgar

可能还会有补充

养猫后才真正理解了朋友圈晒娃的人hh

有毛孩子在边上
做事动力满满

当克总来到时空枢纽之后——

又名巫妖王的地位危机?

*视频详情见B站av13943479

克总的吐槽简直太——可爱  

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气

 明明只是段子…却一不小心写长了,还不小心连起来了

OOC属于我



1

自从克尔苏加德来到时空枢纽,总有女孩子们围绕在身边。

 

带着小红帽的猎魔人显出一反常态的扭捏姿态,

“猫——能让我见见猫吗?”

 

几位女性英雄眼中几乎发出光来。

 

克尔苏加德勾勾修长的指骨,一只黑尾白猫便喵喵叫着出现。

比格沃斯先生目光专注地盯着它的首席铲屎官——的一截手指,漂亮的指尖划过的地方,空气中残留下一丝霜花,晶莹一闪一闪的。

小小的猫咪神情认真到胡须都微微发起颤,然后猛地发力,高高跃起,试图抓住那正在引逗它的手指。

动作灵动活跃,完全没有受到身后兴奋起来的女孩子们尖叫声的影响。

 

“好了我亲爱的比格沃斯先生,等我回来再来陪你玩。”

“喵……”(原台词*1

“啊别担心,比格沃斯先生。这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原台词*2

 

 


2

随着大巫妖的离开,猫也一起消失了。

熊猫人丽丽突然想起问道:“嘿你们说克尔苏加德把猫藏在了那里呢?”

小个子的青铜龙克罗米歪了歪头,“大概,裙底?”

 

 

 

3

女孩子们面前突然飞出一只乌鸦。

一只脖子上挂着银色项链的乌鸦,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乌鸦。

因为那乌鸦在女孩子们面前翻倒在地上,两脚朝天,露出毛茸茸的肚子和晶晶亮的黑眼珠子。

 

嘿!女士们!明明我也是毛茸茸的,为什么不围着我摸呢?!

 

吉安娜用法杖的尾端嫌弃地戳了戳地上的乌鸦,

“如果你真是只是一只乌鸦,我当然不介意摸你。”

“麦迪文,我原以为你只是个喜欢天天开派对的颓废大叔,没想到你竟然用鸟卖萌,我真是看错你了。”

 


 

4

什么?除了巫妖王还有个骷髅王!(原台词*3

 


克尔苏加德在时空枢纽找到了另一个骷髅,骷髅王,李奥瑞克。

在原来的世界中可没有什么人能和纳克萨玛斯的大巫妖聊上天,尽管骷髅王热爱挥舞巨大的战槌,但这并不影响克尔苏加德与他之间珍贵的友谊。

因为现在,终于有一个人可以一起讨论这样的话题了——

《如何保养你的骨头》、《论一名巫妖的自我修养》、《给骨头来些装饰——装饰类死灵魔法初级篇》、《死灵魔法——从入门到入土》、《骨头架子的春天》(这个不是

 

 

5

(接4

哎…要我从工作和生活中二选一…实在是头疼。  (原台词*4


当巫妖王从来串门偷无敌的大领主口中听到这句转述时,突然炉石冒险模式的难度史诗级增强,玻璃渣客服的电话瞬间占线。

什么?

你说工作?

生活??

不!你的生活难道不就是你的工作吗?!

大领主坚强地顶着强烈的寒风,同样坚定地抓着无敌的缰绳!

偷偷摸摸地从寒风凌冽的冰冠堡垒中溜走了。

 

(玻璃渣:暴雪Blizzard简写BLZ的国人音译)

 

 

6

巫妖王伤感地盯着手里的血涌,无敌一不留神就让那卑鄙无耻的冒险者牵走了,还好这把单手剑还好好地待在背包里。

阿尔萨斯回忆起过去,他们还并肩作战时候的故事。

他突发奇想地为他最为爱戴和器重的副官,克尔苏加德,铸造了一把线条流畅,和天灾的死骑们同款样式的剑身上铸有蓝色符文的单手剑,血涌。

他还记得当时,他的副官饶有兴趣地对剑上下观察。


“陛下,请问这把剑的名字?”

“当然,这把剑是我特意送给你的,它的名字叫做血涌,克尔苏加德的苦痛之剑,怎么样,是个好名字吧。”


阿尔萨斯至今不能理解当时巫妖可以称得上是诡异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但他仍然认为:

这个名字,

棒极了!!!

 

(魔兽世界中击败巫妖王概率掉落:紫色品质单手剑:血涌,克尔苏加德的苦痛之剑

以及几乎不存在的掉落坐骑:飞行坐骑 无敌)

 

 

7

克尔苏加德:巫妖王曾经为我铸造了一把剑,名叫什么……血涌,某人的苦痛之剑。老实说这名字有点太言过其实了,我就让他自己留着了。 

(原台词*5

 

 


8

似乎是受到异世界的干扰,今年的时空枢纽,格外的热!


前·人类王国·暴风城国王·瓦里安·坚强的·乌瑞恩,依然穿着厚重的铠甲。

“身为一名战士!我永远不会放下自己的武器!包括我的铠甲。”

吉安娜有些担心,出于好心放了个暴风雪过去降温。

“不不不太冷了我快冻起来了!够了够了!”

 

克尔苏加德周身环绕着冰雪,舒适自在地飘着。

当巫妖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就是可以随时制造冷气~ Hahhhhh……呼——真棒 (原台词*6

 

 

 

一开始,要40个英雄才能战胜我,可我听说,阿尔萨斯被十个人就打败了。

你们说谁才是真正的巫妖王呢。

(你这是要上天)

 



10(强行凑到10)

阿尔萨斯:……来25H本找我。

(*来自弹幕小天使的脑洞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我对麦迪文真的是粉不是黑 我可喜欢他了 乌鸦我也很喜欢v

*这次没有卡德加的戏份很遗憾,如果我还写文的话我一定会把卡逗带上一起玩的

*对星际角色不是很了解就没带上 抱歉了

*顺便说一句 流沙那篇…一年没更了但它真的……还没坑 有生之年一定填完它

仔猫软软的捏捏
趁她还小 咬不穿我的护甲
给手指头啃啃

【记梗】一个中长篇的梗x


记梗
原作背景
不架空
瑟瑟发抖x


的场静司深受觊觎眼睛的妖怪的困扰,因此决定来一次大反击的的场在深山老林布下阵法陷阱,打算来一次主动出击。

由于的场家主各种背锅的设定,于是被其他除妖人针对了,的场家中的奸细向外界透露消息说山中有大妖怪能加深修为之类的云云。

之后很多三流除妖人上山各种横冲直撞,把的场的计划全都打乱了,然后静司也差不多是猜到被针对了。

而那个眼睛的妖怪在受伤之后逃跑了,流出来的血散发着瘴气把原来山里的妖怪给污染了。
更加意外地是三流除妖人的三流法术碰巧给山里下了个结界。

然后龙套们和的场静司都被困在山里出不去了。

七濑找夏目来帮忙,一直提防的场对夏目出手的名取也马上得到消息。七濑没有一起去,说是要先把首领不在的家族稳下来,实际上是打算和静司里应外合把敌对的家族的人找出来,也是在外面接应。




因为cp是名的嘛,夏目只是来当一把剧情推手的,以及并没有友人帐什么事。
设定是目前两人还处于有心结的状态,处于一种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的状态,名取还在未开窍的阶段还没看出来的场大大的温柔之处。
补充一下人物设定

的场静司
实力强大,基本和不瞌睡的斑持平,但实力主要是体现在对妖怪上的,如果对手同为人类的话就会很劣势(预料到我要搞事情了么)。
武器为咒符和弓箭,这篇文里也有直接拿着箭头和妖怪近身打的戏码。

背锅小能手,主要是因为对于各种误会不去解释的原因造成的。不屑于甩锅,因为的场觉得事情多多少少和自己有关系,就算不是自己干的也不会说出来。(活该背锅x不)

冷漠的温柔,表达温柔的方式很别扭。语言上的关心直接到了耿直的地步(官方设定的不擅长说谎),导致别人听起来像在冷嘲热讽。


名取周一
除妖实力一般,擅长用纸的咒术。法术多为控制,限制活动之类的,直接杀伤性的咒术很少。

幸运值是EX,万能的直觉,就算是死局也能走出活路来噢。

傲娇毁一生,明明很关心但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类型。

比起语言更接近于行动派,在意外的地方很直球,等到说出口才会反应过来,其实很害羞。

非常执着坚定的人,认定了要走成为温柔的人的路,执着到了钻牛角尖的地步,因此有一些盲目,对周围人的变化比较忽略。




(混蛋要是两个全是傲娇的话一辈子都HE不了了)x





反正后来一行人会和之后,静司君的背锅属性就开始疯狂起作用了,名的之间的气氛非常恶劣,要不是瘴气开始浓重起来的情况,估计就要内部先打起来了。

因为时间的拖延,瘴气侵入了结界的阵法,因此要出去的话首先要把瘴气清除。



这时候夏目小天使和斑开始剧情推手,说其实山顶是有能实现人愿望的妖怪,并不是瞎编编的空穴来风。

如果不尽快出山的话,先不说会不会被瘴气放倒,光是食物问题就很困扰了。
并且如果要净化山里的毒气,他们也需要大妖怪的力量,为了尽快找到上山的路,分成了效率最高的两组,静司和夏目以及斑和名取(真要写起来大概一两章的事情)。
当事人有很多意见啦,但敌不过作者君的恶意。


名取和斑一组因为幸运EX很快找到了路,用纸去通知其他两人。
但幸运E的的场夏目不光路上和妖怪打了架,还碰到了恶意满满的龙套人类们(没错就是劳模三流除妖人)。
弄的一身伤后总算是上了山。


但故事没有那么顺利,大妖怪因为瘴气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听不进人话。
照的场的老习惯应该就是把大妖怪消灭了,但力求HE的作者是不会允许的!
停急刹车。




大概记个梗吧……还留了很多尾巴 比如那个奸细究竟在不在山里呢?
传说能实现人愿望的大妖怪能不能实现愿望呢?
山外嗑瓜子的七濑女士干了什么呢?
比如故事一开头逃走的眼睛的妖怪呢2333(x没那么复杂!)


记梗一时爽,写起来火葬场,大概是有生之年吧。

根正苗红红领JING:

忙里偷闲摸摸dalao耀,永远对黑色耳钉没有抵抗力【死亡.jpg】

喵奇:

午时已到

   熄灯睡觉

 

【莫名其妙想涂这个鸦】

404NotFound:

Hallpen太太哦哦哦哦哦
萝卜脑袋后面的小啾啾我要死了

p2神颜艺

致力于各种拍主子

相信我绝对是粉不是黑hhh

[洛卡/阿克]酒馆的寡妇

*不要管这个神经病一样的题目……

脑洞产物,慎入。

OOC,慎入

炉石,风暴梗

对非暴雪游戏玩家可能不太友好

私设语言通用 艾泽拉斯通用语


主CP:

洛萨/卡德加

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可能有的CP:

莱恩/麦迪文

凯尔萨斯/奥的灰烬

怒风兄弟


CP描写不多,都不好意思打Tag

人物性格以非原著为主

【例如炉石卡,炉石麦,炉石(私设)克,风暴阿】


 



 

卡德加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就被大家的热情吓着了,暗色调的天空没有给人压抑的感觉,反倒是让街道上各色商铺的灯光更加明亮了。

这里的气氛倒是有点像艾泽拉斯的暗月马戏团,联盟与部落难得和平地在一起相处。

卡德加被正在拼酒结果双双喝高的矮人和地精推搡着进了酒馆,角落处一群围观的群众发出阵阵的唏嘘声。

法师好奇地凑上前去看。

对阵的双方一方是一个强壮的兽人,此时正面容愁苦的地捏着手上的牌,牌桌上残留着火焰与冰霜肆虐的痕迹。

噢呵,卡牌游戏。

由于艾泽拉斯诞生出一批正直善良而又强大的冒险者,像卡德加这样的守护者也渐渐无所事事起来。

清早,卡德加收到了传召,他就前去了,看来这里是属于英雄们的消遣之处。

这里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斗殴,不允许无谓破坏,不允许杀人等等,大多数能力在规则下都失效了。

也就是说在这里看到死亡之翼都不用惊奇。

这时牌桌上又起了轰动。

对方亮出了一张安东尼达斯,鉴于之前的索瑞森大帝提供的两回合,一阵火球术狂轰乱炸了过来,兽人抢在被火球砸到之前投降了。

“真是不能玩...怪物......”兽人碎碎念着,扔下了50个金币,“今天的任务又白做了...”

卡德加这才注意到牌桌对面的被称为怪物的男人。

那人隐藏在角落的阴影中,一声漆黑的法袍,领口处有着鸦羽的装饰物。

天哪...那不会是......

卡德加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那人就指名道姓地让卡德加上。

“天哪......敢情你这么久没出现在艾泽拉斯都是在这里打牌!”卡德加生气地往牌桌上扔了一张法力浮龙,莹紫色的魔法生物从牌上浮起,张开利爪虎视眈眈地对着牌桌的另一边。

对方分明就是艾泽拉斯史上最屌炸天的守护者麦迪文,在这个神奇的街道待久后抛弃了艾泽拉斯,开始了堕落的宅男生活。

“因为太寂寞了嘛..”麦迪文带着些许讪笑的意味。

“艾泽拉斯就给那些冒险者吧……根本就毁不掉不是?”

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敬仰了半辈子的守护者大人吗?

这真的不是一个废柴大叔吗?

卡德加手下,火妖精确地将对方的血量压到了危险的一点。

围观者窃窃私语着,连胜328场的传说终于要结束了吗?

麦迪文直接糊了一张炎爆术在卡德加脸上。

“那可真蠢。”

卡德加只觉得眼角跳了跳,将还没捂热的路费给了嘴毒的前守护者兼老师。

这真糟糕,也许我不得不在这里多呆几天,为了赚回程的机票钱。

酒馆群众的又一阵轰动昭示着有人来酒馆了。

卡德加敏锐的感知到酒客们的举动中有些恐惧。

这是谁?

与紧张的氛围格格不入的一声猫叫传来。

来人有着一头过肩的银白长发,头顶两处尖细弯折向上的犄角,玻璃珠似的灰色瞳孔微微眯起,戏虐地看着被他脚边的冰棱逼退的酒客。

麦迪文抬起眼来。

卡德加明显感受到两位法师间,争锋相对的气场。身为传奇法师的卡德加对自己存在感的微薄感到一丝悲伤。

“你怎么肯从纳克萨玛斯出来了?克尔苏加德。”

“哼...当然是给比格沃斯买猫粮了。”

“这种小事怎么能让大法师自己干呢。”

“只是食尸鬼太无能了!那种东西都不配做成憎恶!”

巫妖忿忿地嚷着。

手上缩成一团的比格沃斯不满地跳上一旁卡德加的肩,满意的喵了一声就躺下了。

看到巫妖投来的尖锐视线,卡德加友好地笑了笑。

“你好。我是艾泽拉斯的卡...”

“这个蠢货是谁?”

“愚蠢的学生罢了,不足为题。”麦迪文同样友好地笑着。

友好...友好个鬼啊!

卡德加尴尬地收回了悬在半空的手。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都是艾泽拉斯的英雄了,在这里却像个初出茅庐的小法师似的,受到各种嘲讽度max的语言攻击。

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然而在卡德加愣神的时候,巫妖与守护者间微妙的达成了一致。

所以现在就是这样状况。

卡德加跟着一起被传送到了纳克萨玛斯,它的主人让他们随意参观,鉴于麦迪文大方地将赢来的线送了出去只为了使用这座浮空堡垒的实验室。

纳克萨斯斯原本在艾泽拉斯龙骨荒原上矗立着,最终圣光获得了胜利,巫妖王也倒在了提里奥的剑下。

而在这里,这座浮空堡垒失去了它原本军事要塞的作用,单纯地作为一个给冒险者探险的地方。

这可真是有趣,卡德加转悠在这座迷宫里,他几乎能想象出当年圣骑士的血洒在这座要塞,达拉然被巫妖召唤出的魔王摧毁,废墟里,无数受困的灵魂悲嚎着。

不过卡德加对此也只是一谈而过,在一切都结束后,那些有名的,无名的,善良的,凶残的,无论他们在原来的世界是如何丰功伟岸或臭名昭著,在这里他们不过是作为一个单纯的个体而存在罢了。

也许在这个世界会找到一些故人什么的……

空荡荡的堡垒内,墙角的一个瓦罐显得有些突兀。卡德加戳碎了它,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碎片。

这不是……埃提耶什守护者之杖的碎片吗!

这不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吗!

那麦迪文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真正的鸡腿吗?

虽然按这个大小,拼回去没个几十片是不可能的。

再往上是冰龙巢穴,那是巫妖的地盘,卡德加犹豫了下还是决定避开,回过身来脚还没踏下,巫妖用魔法扩音后的响亮声音传了出来。

“站住,别踩着我的猫!”

比格沃斯完美的融合进了毛绒地毯的花纹中。

作为一只胡子上结着冰渣的亡灵猫,它的行为却和一只正常的猫没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把守护者变成了窝在酒馆里打牌的毒舌大叔,把巫妖从恶人变成了中二的爱猫人士。

卡德加不会知道实验室里的麦迪文致力于在时空中找到莱恩国王,也不会知道巫妖至今懊恼于未能坚持到最后,在没能保护好王的自责下用人类形态的脆弱无力来惩罚自己。

正如卡德加试图在这个位面找到故人的行为。

太多的人没有音讯,只有小部分在这里经受着永生的煎熬。





叮。

你有一封来自时空枢纽的视频请求。

怪异的电子音响彻在寂静的NAXX中。

半空中的蓝色屏幕上,断断续续的画面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啊……王……”

画面另一边穿的和大冬天样的阿尔萨斯探了个头。

前巫妖王维持着一张高冷的脸,“我忠诚的副官,真高兴你还守着堡垒。”

坐骑无敌激动地挠着地。

物似主人型?

 




卡德加失落地垂下了脑袋。


叮。

你有一封来自GM总部的视频请求。

画面背景是陌生的房间,桌上摆放着各种手稿。

屏幕转了转,一搓凌乱的头发出现在画面中。

“是……洛萨吗?”

卡德加不确定的询问道。

对面传来抱怨的声音。

“真是不会弄这个东西……”


没有错啊……真的是他。

卡德加无法形容那种心情。

也许是……失而复得?

时间过去太久了,十几年,几十年。

光是从暴风城门口的雕像回顾那些过去的日子,卡德加已经感到万分幸运。

如果真有一天……能再见面的话……

 

“啊……好久不见。”

 

 

 





 

尾声


时空枢纽

玛法里奥·怒风:“嘿…弟弟。你有没有发现阿尔萨斯越来越不认真打架了?”

伊利丹·怒风:“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恋爱的酸臭味。”

“恋爱…?谁啊,吉安娜吗?死灰复燃?”


“看哪!你们帅气的王子!”凯尔萨斯驾着奥的灰烬从空中缓缓降落,“叫我太阳!”

凤凰露出了一个极其生动的——看白痴的眼神。



 

GM总部

莱恩:“洛萨,你说我们还要多久才能重新出场呢……?”

……

“洛萨?”

前国王回头便看到他的童年好友沉浸在聊天中不能自拔。

“这不公平!”

 

“我的国王。”麦迪文的影像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莱恩面前,“还有我……不是么?”



Fin





总计2764字

鸮的留言:

脑洞出现地如此猝不及防……

另外一篇文还没坑呢,预计三章内就能完结了吧。

以及

炉石街道梗 源于 之前看哪位写麦卡的太太开的炉石梗,有点早我这里找不到了……

如果看到的话,打个招呼咯。


(虽然这个…辣鸡文笔……还是求回复啦……



彩蛋:

1.矮人和地精梗来自魔兽中千针石林那个什么赛艇的地下酒吧,虽然那个好像是侏儒?

2.50金币,炉石每日任务梗

3.328场连胜,数字来自守望先锋典藏版,售价328元。

4.炉石麦迪文名句:“那可真蠢。”原本是作为己方失误的语音,语气却意外的嘲讽,被誉为火球特效5毛,入场动画5毛,那可真蠢59元。

5.纳克萨玛斯的鸡腿杖碎片梗来自魔兽60级时代副本“纳克萨玛斯”中各大BOSS掉落的埃提耶什碎片,目前已绝版。

6.克尔苏加德爱猫梗由来已久。从魔兽世界中,当你杀死NAXX门口游荡的非主动攻击怪的比格沃斯后,会听到FB深处克总的骂街。

“ 不!!!诅咒你,入侵者,诅咒你!”

及其这个梗一直延续到了炉石中。

7.时空枢纽为风暴英雄的主界面。



统计不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