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霜malowl

欧美圈路人
偶尔割肉产粮

盾铁,EC/CE,锤基,超蝠,福华(BBC,原著and大腐)
各种守望先锋
刺客信条
WOW的二傻子x养猫的副官,
Lothar x Khadgar

可能还会有补充

【洛卡】quicksand (4)

*脑子里狮鹫震,写出来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那你就和我一起。”

洛萨突然露出了一个带着些痞子气的笑容。

眼神里的狡黠让卡德加莫名地打了个冷战。






要说第二次和洛萨一起坐狮鹫还有点小激动,真的坐上后卡德加就后悔了。

这和第一次相比颠簸了不止一倍。狮鹫的飞行技术怎么可能怎么差!

这根本就是恶意地在上升下降啊!


在拔高飞过一处雪山山麓后,狮鹫收起双翼急降下落。

吓得法师紧紧抓着洛萨的衣服怎么都不放手。


没想到洛萨对那次卡德加没告诉他的事这么介意,卡德加发誓要是那群精灵质问起来他马上就把那龙从意识海里赶出去。



他再也不瞒着洛萨了。


这几天冷谈的态度简直比当初被麦迪文摔得站不起来时还被洛萨捉弄更让人郁闷。




「没想到你很在意那个战士。」

拉克多姆波澜不惊地声音从意识海里炸出来。


什么?那该死的龙怎么能看自已在想什么!


「因为你的声音太响了。」


卡德加一怔,手上一个用力,洛萨整个人都后仰了一下。


「……听好了,我一会儿就会扔你出去。你这无礼的龙。」



“书呆子你在干什么?”洛萨高声叫道,狮鹫被拉得又向上飞了一点。


如果卡德加没有听错的话,洛萨语气中透露着两个大字——


愉悦。

 



高空中冷峻的寒风被身前高大的身躯挡去大半,忽上忽下的失重感尽管让人不安,

但抓着那人厚实的脊背就是让人安心。



卡德加感到一丝困倦,他昨天整个晚上都在看书,试图找到有关黑暗之门关闭方法的记载。


结果让人失望。


他开始贪恋这样独处的时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呼啸的风中隐约有一些悉悉索索的诡异声响。


几乎是同时,意识海中的拉克多姆发出了警告,刺痛让卡德加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到正前方一个传送门悬空诞生。


卡德加猛地锤了锤洛萨的肩甲。



快离开那里!


离开那里!




狮鹫猛地振翅,试图急停下来。



但变故发生的太快了。




传送门建立,对面的背景血腥的红色和荒芜的灰色交织在一起,门口骇然立着一头黑青色的龙人。


太近了!



洛萨脚一蹬便立在了狮鹫的背上,单手抓着缰绳,格挡开龙人掷出的一支长矛。


卡德加只能狼狈地趴在鞍上,抓着狮鹫背上长长的鬃毛。


他们几乎是要撞进传送门了,龙人挥动了一下利爪,轻易地撕裂了狮鹫的左翼。



一声凄惨的悲鸣后,铺天盖地的失重感笼罩下来。


要知道目前的高空距离,离地面至少3000码,掉进雪里都是要命的。



狮鹫挣扎地扑闪着右侧翅膀,但这都无法带起它自身的重量。


卡德加不知道他能不能在半空或是在自由下落中使出一个传送,然而他现在根本无法说出咒语。




「拉克多姆!」


龙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该死的!要是有缓落术!



雪山的刺骨冷风打在脸上,让卡德加几乎睁不开眼。


寒冷与绝望占据了整个大脑。


也许在还没落地之前就会失去意识了。


一丝热量从小臂攀上神经,在冰天雪地里感觉是那么地鲜明。


噢,不用睁眼也能知道是洛萨抓住了他。


卡德加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刚刚竟然消极地想到了坠落致死的画面,

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值得这个,

尤其是在明白他们对艾泽拉斯的重大意义后。




他几乎是挣扎着靠了过去,死死环住了战士的腰,用指尖在肩甲上尽力留下一个个发着蓝光的符号。


要是他们真死在这儿了,那他卡德加一定会被联盟[1]嘲笑成一个无能的法师。


半空中爆发出激烈的蓝光,两人从侧横的传送阵飞出,在覆盖着雪的山地上滚出几十米远[2]才缓缓停下来。


真庆幸这个魔法及时地成功了。



在一阵要命的天旋地转后,卡德加才勉强找回知觉。背上火辣辣地痛,这肯定是磨破了。

卡德加拼命地从洛萨箍住他的臂膀中钻出来。


“洛萨!你没事吧!”

卡德加着急着摇晃了几下那埋在雪堆里的人,安静地让人心烦。


卡德加在心里道了个歉,然后往洛萨的脸上甩了响亮的一个耳光,可还是毫无反应。


不!他现在要是哭了可一点也不丢人。

小法师急地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要是能早点发现,也许就不会掉下来了……


那可靠的老朋友,金毛的狮鹫侧倒在不远处,翅膀上斑斑驳驳的血迹星星点点地印在雪地上。


针叶树的阴影下,一个高挑的精灵模样的人立在那儿。


「你可真是关心他。」他缓缓吐出这样的话,用极其冷淡的声线。


如果说第一次卡德加听到拉克多姆说这样的话,他也许会别扭地否认,但现在他只有愤怒!


“你到底是什么毛病!(What the hell is wrong with you!)”卡德加失控地吼道,“你就不能——哪怕是表露一点人情味吗!”


龙看似无动于衷地从阴影下走了出来。


“你的感情限制了你的魔法”拉克多姆平静地看着跪在战士身旁的法师,“像蛛丝一样缠住了你的意识。”


卡德加睁大了双眼。


他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了。


达拉然教导每一个法师避免多余的感情,它们让复杂精妙的魔法变得危险,失控的魔法是华丽的毒药。


然后他逃离了那里,迂腐的六人议会永远都不会理解孤独给法师带来的伤痛。


可他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萤蓝色的奥术光芒从指尖旁汇聚,击飞了试图靠近的雪狼。


他应该回去了……也许这样对双方都会更好。








*1:不知道写联盟还是写达拉然会比较好,就暂时这样吧。

*2:理论上雪的摩擦力与自由落体几百米后的速度,应该会需要几百米的水平距离,但没有严格地去算过,由此造成的误解还请见谅。





*终于有点进入剧情的节奏了。我都快被这缓慢的剧情逼疯了。

                *可能会有洛萨视角      

*讲道理游戏里的奥法都是紫色的…来着?(唤醒倒是蓝的)

*下章才会有一个让洛萨把便当吐出来的Flag【此便当为黑石塔便当(笑】

*五色龙都是性格奇葩的种族,我在考虑要不要写一章解释一下这个面瘫龙。毕竟他这么气人


*我是亲妈



*我有点搞不清奎尔塞拉和国王那把狮头剑有什么关系了,干脆就忘了有奎尔塞拉这回事吧,估计是电影砍掉了。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