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霜malowl

欧美圈路人
偶尔割肉产粮

盾铁,EC/CE,锤基,超蝠,福华(BBC,原著and大腐)
各种守望先锋
刺客信条
WOW的二傻子x养猫的副官,
Lothar x Khadgar

可能还会有补充

[洛卡/阿克]酒馆的寡妇

*不要管这个神经病一样的题目……

脑洞产物,慎入。

OOC,慎入

炉石,风暴梗

对非暴雪游戏玩家可能不太友好

私设语言通用 艾泽拉斯通用语


主CP:

洛萨/卡德加

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可能有的CP:

莱恩/麦迪文

凯尔萨斯/奥的灰烬

怒风兄弟


CP描写不多,都不好意思打Tag

人物性格以非原著为主

【例如炉石卡,炉石麦,炉石(私设)克,风暴阿】


 



 

卡德加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就被大家的热情吓着了,暗色调的天空没有给人压抑的感觉,反倒是让街道上各色商铺的灯光更加明亮了。

这里的气氛倒是有点像艾泽拉斯的暗月马戏团,联盟与部落难得和平地在一起相处。

卡德加被正在拼酒结果双双喝高的矮人和地精推搡着进了酒馆,角落处一群围观的群众发出阵阵的唏嘘声。

法师好奇地凑上前去看。

对阵的双方一方是一个强壮的兽人,此时正面容愁苦的地捏着手上的牌,牌桌上残留着火焰与冰霜肆虐的痕迹。

噢呵,卡牌游戏。

由于艾泽拉斯诞生出一批正直善良而又强大的冒险者,像卡德加这样的守护者也渐渐无所事事起来。

清早,卡德加收到了传召,他就前去了,看来这里是属于英雄们的消遣之处。

这里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斗殴,不允许无谓破坏,不允许杀人等等,大多数能力在规则下都失效了。

也就是说在这里看到死亡之翼都不用惊奇。

这时牌桌上又起了轰动。

对方亮出了一张安东尼达斯,鉴于之前的索瑞森大帝提供的两回合,一阵火球术狂轰乱炸了过来,兽人抢在被火球砸到之前投降了。

“真是不能玩...怪物......”兽人碎碎念着,扔下了50个金币,“今天的任务又白做了...”

卡德加这才注意到牌桌对面的被称为怪物的男人。

那人隐藏在角落的阴影中,一声漆黑的法袍,领口处有着鸦羽的装饰物。

天哪...那不会是......

卡德加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那人就指名道姓地让卡德加上。

“天哪......敢情你这么久没出现在艾泽拉斯都是在这里打牌!”卡德加生气地往牌桌上扔了一张法力浮龙,莹紫色的魔法生物从牌上浮起,张开利爪虎视眈眈地对着牌桌的另一边。

对方分明就是艾泽拉斯史上最屌炸天的守护者麦迪文,在这个神奇的街道待久后抛弃了艾泽拉斯,开始了堕落的宅男生活。

“因为太寂寞了嘛..”麦迪文带着些许讪笑的意味。

“艾泽拉斯就给那些冒险者吧……根本就毁不掉不是?”

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敬仰了半辈子的守护者大人吗?

这真的不是一个废柴大叔吗?

卡德加手下,火妖精确地将对方的血量压到了危险的一点。

围观者窃窃私语着,连胜328场的传说终于要结束了吗?

麦迪文直接糊了一张炎爆术在卡德加脸上。

“那可真蠢。”

卡德加只觉得眼角跳了跳,将还没捂热的路费给了嘴毒的前守护者兼老师。

这真糟糕,也许我不得不在这里多呆几天,为了赚回程的机票钱。

酒馆群众的又一阵轰动昭示着有人来酒馆了。

卡德加敏锐的感知到酒客们的举动中有些恐惧。

这是谁?

与紧张的氛围格格不入的一声猫叫传来。

来人有着一头过肩的银白长发,头顶两处尖细弯折向上的犄角,玻璃珠似的灰色瞳孔微微眯起,戏虐地看着被他脚边的冰棱逼退的酒客。

麦迪文抬起眼来。

卡德加明显感受到两位法师间,争锋相对的气场。身为传奇法师的卡德加对自己存在感的微薄感到一丝悲伤。

“你怎么肯从纳克萨玛斯出来了?克尔苏加德。”

“哼...当然是给比格沃斯买猫粮了。”

“这种小事怎么能让大法师自己干呢。”

“只是食尸鬼太无能了!那种东西都不配做成憎恶!”

巫妖忿忿地嚷着。

手上缩成一团的比格沃斯不满地跳上一旁卡德加的肩,满意的喵了一声就躺下了。

看到巫妖投来的尖锐视线,卡德加友好地笑了笑。

“你好。我是艾泽拉斯的卡...”

“这个蠢货是谁?”

“愚蠢的学生罢了,不足为题。”麦迪文同样友好地笑着。

友好...友好个鬼啊!

卡德加尴尬地收回了悬在半空的手。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都是艾泽拉斯的英雄了,在这里却像个初出茅庐的小法师似的,受到各种嘲讽度max的语言攻击。

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然而在卡德加愣神的时候,巫妖与守护者间微妙的达成了一致。

所以现在就是这样状况。

卡德加跟着一起被传送到了纳克萨玛斯,它的主人让他们随意参观,鉴于麦迪文大方地将赢来的线送了出去只为了使用这座浮空堡垒的实验室。

纳克萨斯斯原本在艾泽拉斯龙骨荒原上矗立着,最终圣光获得了胜利,巫妖王也倒在了提里奥的剑下。

而在这里,这座浮空堡垒失去了它原本军事要塞的作用,单纯地作为一个给冒险者探险的地方。

这可真是有趣,卡德加转悠在这座迷宫里,他几乎能想象出当年圣骑士的血洒在这座要塞,达拉然被巫妖召唤出的魔王摧毁,废墟里,无数受困的灵魂悲嚎着。

不过卡德加对此也只是一谈而过,在一切都结束后,那些有名的,无名的,善良的,凶残的,无论他们在原来的世界是如何丰功伟岸或臭名昭著,在这里他们不过是作为一个单纯的个体而存在罢了。

也许在这个世界会找到一些故人什么的……

空荡荡的堡垒内,墙角的一个瓦罐显得有些突兀。卡德加戳碎了它,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碎片。

这不是……埃提耶什守护者之杖的碎片吗!

这不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吗!

那麦迪文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真正的鸡腿吗?

虽然按这个大小,拼回去没个几十片是不可能的。

再往上是冰龙巢穴,那是巫妖的地盘,卡德加犹豫了下还是决定避开,回过身来脚还没踏下,巫妖用魔法扩音后的响亮声音传了出来。

“站住,别踩着我的猫!”

比格沃斯完美的融合进了毛绒地毯的花纹中。

作为一只胡子上结着冰渣的亡灵猫,它的行为却和一只正常的猫没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把守护者变成了窝在酒馆里打牌的毒舌大叔,把巫妖从恶人变成了中二的爱猫人士。

卡德加不会知道实验室里的麦迪文致力于在时空中找到莱恩国王,也不会知道巫妖至今懊恼于未能坚持到最后,在没能保护好王的自责下用人类形态的脆弱无力来惩罚自己。

正如卡德加试图在这个位面找到故人的行为。

太多的人没有音讯,只有小部分在这里经受着永生的煎熬。





叮。

你有一封来自时空枢纽的视频请求。

怪异的电子音响彻在寂静的NAXX中。

半空中的蓝色屏幕上,断断续续的画面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啊……王……”

画面另一边穿的和大冬天样的阿尔萨斯探了个头。

前巫妖王维持着一张高冷的脸,“我忠诚的副官,真高兴你还守着堡垒。”

坐骑无敌激动地挠着地。

物似主人型?

 




卡德加失落地垂下了脑袋。


叮。

你有一封来自GM总部的视频请求。

画面背景是陌生的房间,桌上摆放着各种手稿。

屏幕转了转,一搓凌乱的头发出现在画面中。

“是……洛萨吗?”

卡德加不确定的询问道。

对面传来抱怨的声音。

“真是不会弄这个东西……”


没有错啊……真的是他。

卡德加无法形容那种心情。

也许是……失而复得?

时间过去太久了,十几年,几十年。

光是从暴风城门口的雕像回顾那些过去的日子,卡德加已经感到万分幸运。

如果真有一天……能再见面的话……

 

“啊……好久不见。”

 

 

 





 

尾声


时空枢纽

玛法里奥·怒风:“嘿…弟弟。你有没有发现阿尔萨斯越来越不认真打架了?”

伊利丹·怒风:“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恋爱的酸臭味。”

“恋爱…?谁啊,吉安娜吗?死灰复燃?”


“看哪!你们帅气的王子!”凯尔萨斯驾着奥的灰烬从空中缓缓降落,“叫我太阳!”

凤凰露出了一个极其生动的——看白痴的眼神。



 

GM总部

莱恩:“洛萨,你说我们还要多久才能重新出场呢……?”

……

“洛萨?”

前国王回头便看到他的童年好友沉浸在聊天中不能自拔。

“这不公平!”

 

“我的国王。”麦迪文的影像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莱恩面前,“还有我……不是么?”



Fin





总计2764字

鸮的留言:

脑洞出现地如此猝不及防……

另外一篇文还没坑呢,预计三章内就能完结了吧。

以及

炉石街道梗 源于 之前看哪位写麦卡的太太开的炉石梗,有点早我这里找不到了……

如果看到的话,打个招呼咯。


(虽然这个…辣鸡文笔……还是求回复啦……



彩蛋:

1.矮人和地精梗来自魔兽中千针石林那个什么赛艇的地下酒吧,虽然那个好像是侏儒?

2.50金币,炉石每日任务梗

3.328场连胜,数字来自守望先锋典藏版,售价328元。

4.炉石麦迪文名句:“那可真蠢。”原本是作为己方失误的语音,语气却意外的嘲讽,被誉为火球特效5毛,入场动画5毛,那可真蠢59元。

5.纳克萨玛斯的鸡腿杖碎片梗来自魔兽60级时代副本“纳克萨玛斯”中各大BOSS掉落的埃提耶什碎片,目前已绝版。

6.克尔苏加德爱猫梗由来已久。从魔兽世界中,当你杀死NAXX门口游荡的非主动攻击怪的比格沃斯后,会听到FB深处克总的骂街。

“ 不!!!诅咒你,入侵者,诅咒你!”

及其这个梗一直延续到了炉石中。

7.时空枢纽为风暴英雄的主界面。



统计不完全

评论(15)

热度(43)